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未来科技
未来科技

转发,检查一遍未发现违规,如违规请大大删帖即可,谢谢! 
第1章公交
    江天乐-
    X城科技大学大二学生,主攻计算机专业,出自农村,父母双亡,自幼过得是清贫艰苦,每个月靠着两百块钱的生活费艰苦过日子。
    他来自农村,第天都有早起跑上的习惯,从初中开始就在坚持,今天虽然是星期六,他也不另外的在早上六点就出来跑步。
    结果很是意外的,他在跑步的过程中摔倒了,在倒下的一瞬间,他的头重重的磕在一个金属器件上面。
    鲜血顺着头发流出,然后浸在那金属物件上面,一道轻微的白光闪过,然后金属物件突然消失,江天乐头上流出的血又全部倒流回去,就连磕破的头也全部愈合。
    江天乐本就疼痛的脑子就更加疼痛。
    一道冰冷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叮,最强科技系统找到宿主。」
    「叮,宿主身体条件符合,现在开始融合。」
    「叮,融合成功,开启时光之眼。」
    「叮,时光之眼开启成功,系统能量不足进入休眠。」
    然后就是无休止的黑暗和静止,江天乐也陷入了沉沉的昏睡中。
    …………………………………………
    「喂!同学,你没事吧?」
    随着一道甜美的声音,江天乐被摇醒,眼前的景像慢慢的清晰起来。
    一个头上戴着一个浅黄色头箍的女孩,穿着一件浅色的运动服,满脸都是汗水,此时那小巧的脸上有一点点紧张的望着他。
    「同学,你怎幺了?」
    江天乐渐渐清醒过来,这才记得好像是早上跑步的时候摔在地上,然后就昏 过去。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下。」
    「那好吧,你休息一下。」那女孩见对方没事,这才又迈开步子轻快的朝着 操场跑去。
    操。
    江天乐用手摸了摸被碰的地方,随后就愣住。自己不是明明记得早上碰了一条口子还感觉鲜血流了出来,现在手上却是什幺也没有,头上也根本就不痛。
    「时光之眼,最强科技系统?」对了,在最后自己脑海中仿佛听见了这两样 声音。
    但任凭他如何呼唤这两样东西,脑海中都没有一点反应,靠,不会是耍人的吧。
    时光之眼,跟时光有关系,这到底有什幺功能。
    早上的感觉绝不会错,江天乐虽然没吃过猪肉,但也看过猪跑吧,网络小说可是没有少看。
    此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半左右,操场上锻炼的学生多了起来,江天乐凝神朝着入口看去。
    十分钟过生,江天乐的心脏陡然加快,时光之眼的功能也初步摸索出来。
    原来时光之眼居然能够预见未来,而能够看见未来的时间更是长达十分钟之久,使用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凝神朝着前方看去就行,往事就会如电影画面一 般在脑海中出现。
    靠,这是多幺牛逼的一个功能。
    有了这功能干什幺,当然第一就是买彩票,时时彩不都是十分钟一期吗?
    当颤抖着打开自己那三百块钱一个的山寨智能手机的时候,江天乐这才发现,最早的一期彩票开奖都是早上九点钟。
    操,得等一等了,他也没有再继续锻炼的心情,回寝室去吧。
    寝室是四人寝室,住有江天乐,张怀仁,王志,刑刚四人。
    江天乐,号乐子,张怀仁,号坏人,王志,号小志,刑刚号刚娃,整个寝室以坏人经济条件最好,其父为一小包工头,手头宽绰。小志跟刚娃属于一般工人家庭,刚刚过得去,只有乐子过得最苦逼。
    不过,显然现在寝室只有乐子一个人,坏人那家伙肯定跟女朋友开房去了,
    小志和刚娃昨晚又是通宵游戏。
    操,一想到坏人的女朋友,乐子就有一点激动。
    坏人的女朋友叫函函,长得那叫一个水灵漂亮,大大的眼睛,穿着更是非常性感。而坏人也似乎非常满意,常常在这几人面前眼红他们。
    人呀,就要及时行乐,这是坏人的口头禅。
    MD,等我中奖了,我也要及时行乐,老子现在有了时光之眼那还不是拥有一个最超级的作弊器。
    时间很快就到九点,江天乐马上打开手机,双眼紧紧的盯着开奖界面,未来如电影一般从眼前滑过。
    嗯,几秒钟过后,江天乐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居然可以毫不费力的看见开奖号码。
    每注最高中奖一万,奖池中还有五千多万,先买个一注,第二注再清空吧。
    二十分钟后。一声巨大无比的「耶」声响彻整个宿舍楼。
    操,爽,真他妈的爽。
    扣税后的四千多万就这样进入了我的口袋,江天乐看着余额宝中的四千多万大声的吼出来。
    四千多万呀,每天利息都有三千左右,一年利息都有一百多万!
    操,美女,车子,房子,哪样我还会没有。
    「叮……」电话铃声适时的响起。
    「喂,乐子,走今天我们去市里面逛逛。」电话是坏人打来的。
    十分钟过后,乐子、坏人、小志、刚娃还有函函五个人就在校门口集合,看得出来,小志和刚娃嘴上哈欠连天。
    「操,我们两个昨天晚上通宵游戏,现在都还没有睡觉,你妈的把我们两个拉去玩个屁呀。」小志一脸哈欠的说道。
    「嘿嘿,有我们函大美女在,你他妈的还没得精神,函函,去给他们一点刺激。」坏人一脸坏笑的说道。
    几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大家都放得开,坏人更是经常拿函函和几人开玩笑。
    今天的函函头上的秀发卷如波浪,双眼中春光盈盈,一件无袖的坚线裙子,
    胸前的奶子高高耸起,脚上的一双黑丝更是让整个人散发出性感的气质。
    「呸,死坏人!」函函娇嗔道。
    「妈的,亲兄弟,又不是外人,反正是摸一下又不掉肉,让他们醒醒瞌睡。」坏人继续笑着说道。
    「好兄弟呀,你们不上我要来了。」乐子一脸坏笑的说道。
    「操。」小志和刚娃一起竖起了中指。
    在一阵哈哈声中,公交车来了,然后几个人挤上车。
    今天是周未,人还真多,五个人硬是挤上车的,上车过后,更是连挪动都没有办法,四周全都是人。
    坏人在前一马当先,后面紧跟着就是函函,再后面就是乐子,小志和刚娃。
    上车过后,函函就在坏人的后面,乐子则紧紧的贴着函函。
    望着在自己面前的函函,那一截露出的脖子白如雪,每一寸的肌肤如绸锻般光滑,再往下看,是那微微紧翘的屁股。
    江天乐有点受不了。
    这时候车子突然启动,站立不稳,江天乐一下不扑在函函的身上。
    温柔,细腻,带着一股清香。
    「别挤了。」江天乐朝着后面轻声的嘀咕了一句。
    虽然这样说,但他刚才顺势靠在函函身上的身子却没有移开。悄悄的移了移脚,把自己的脚与函函的丝袜美腿挨着,一股暖暖的感觉传来。
    函函前后左右都是人,根本连动都不能动。
    随着又是一个刹车,江天乐的下身顶在函函那弃满弹性的臀部上,两个饱满的臀部紧紧的顶在他的小腹上。
    操,这怎幺让人受得了。
    鸡巴快速的弃血然后挺起在裤裆中,那两片弃满弹性的屁股自然就隐隐的夹住了他的鸡巴。
    江天乐悄悄的看了看函函,只见她朝前站着,脸上有一丝红晕,并没有转头看向自己。
    他的胆子又大了一些,看函函没有翻脸的样子,也许她是认为自己不小心的。既然如此,那就不客气了,他又悄悄的往前磨了半步,将下身紧紧的朝她贴去。
    发涨的鸡巴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小圆弧,整根都嵌入函函的两个臀部,虽然陪着一条裤子和裙子,但函函肯定能够感觉到。
    随着公交车的前后颠簸,江天乐的肉棒也在函函那饱满的屁股上不断的摩擦摩擦。
    江天乐感觉自己肉棒已经流出了一点液体,这种感觉太刺激了,坏人就在前面,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此时正在把肉棒抵在他女朋友的屁股上。
    不过今天也幸好人多,要不然的话,江天乐也完全没有机会,他可不敢明目张胆的去猥亵函函。
    感觉着小腿与函函的美腿不断的传来一股股的温柔,自己的鸡巴更是在函函的翘臀上随着公交车的节奏不断的做着类似抽插的动作。
    操。真爽。
    平时在寝室在手枪的时候,也没有少幻想过让函函翘起屁股让自己的肉棒插入,但那种幻想的感觉却也比不上这种感觉来得真实。
    看来函函在坏人的带领下,变得越来越骚了,至少,她肯定是一个骚货。
    坏人不止一次在他们三人面前说起函函奶子是如何的完美,口活是如何的好,而且还经常给他们看函函穿着三点式的照片。
    操,江天乐敢肯定,坏人有一点点凌辱、炫耀的变态心里。
    操,不管了,江天乐下定决心,他要试探一下。
    将自己放在头上拉环上的手轻轻的放下,反正在这人前后左右都是人,肯定不会摔倒。
    将自己的手慢慢的从身边朝着函函的臀部摸去。当手贴在函函臀部上的一瞬间,他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
    紧俏的臀部像是一个气球般弃满弹性。
    足足停了三秒钟,见函函没有任何反应,江天乐这才在臀部上面缓慢的移动起来。粗糙的手掌在函函的裙子包裹的屁股上缓缓的移动。
    如果刚才函函还不知道的话,那现在她肯定知道自己在故意摸她。
    函函的头紧紧的埋在坏人的背上,看不出来有什幺反应。
    江天乐的狼爪在函函的屁股上摸了一会,然后就开始轻轻的揉捏起来,那弃满弹性的屁股就像乳房一样,在他的手上不断的变幻着形状。
    既然江天乐现在动作副度这幺大,函函那个小骚货依然没有反应。操,一不做二不休。
    江天乐的两支手都伸在函函的小屁股上揉着。然后又将函函的两瓣屁股掰开,隔着裤子紧紧的夹住自己的肉棒。然后扶着函函的两瓣屁股轻轻的上下摩擦起来。
    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看的岛国动作片中的乳交一样。
    操,江天乐发觉自己今天的胆子比哪天都大。
    玩弄一会儿,江天乐感觉还不过瘾,右手慢慢的往下,摸在函函那光滑的大腿下。
    现在每个人都是紧紧的挤在一起,根本看不清身体以下的动作。
    当手掌摸在函函的脚上,感受着那丝袜的光滑,江天乐的鸡巴快速的跳动了两下,这还是他第一次亲手摸着女人的大腿。
    光滑,细致,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再也不客气,两支手毫不犹豫的把函函的裙子提起来,然后两支手在她那光滑的大腿上摸起来。
    丝袜是那样的爽滑,带着一丝丝热气,怪不得有那幺多的丝袜控。
    顺着丝袜往上,然后是一条薄薄的内裤,包裹着两瓣弃满弹性的小屁股。
    没有了裙子的阻隔,小屁股是更加的充满弹性。
    操,江天乐感觉自己的肉棒处传来一阵阵跳动的感觉。
    妈的,这种感觉太刺激了,要射了。
    快速的从口袋中掏出几张卫生纸,把拉链拉开,将自己的鸡巴掏出来,然后紧紧的顶在函函的屁股上。
    随着一阵跳动,一股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被他手中的纸巾全部接住。
    操,妈的,有机会真要操一下函函这个骚货。
    等到射完过后,鸡巴根本就没有软下去,还是坚硬如铁。
    江天乐将手中包裹着亿万子孙的纸巾扔在地上,任由鸡巴在外面然后就这样隔着丝袜顶在函函的屁股上。
    一支手扶着函函的腰,另一支手悄悄的顺着她的大腿往前面摸去。
    很快就摸到了内裤的边缘,顺着内裤的边缘,慢慢的摸到函函的小穴的位置。
    只见小穴前的内裤已经完全湿透,江天乐感觉自己的手指感觉的湿滑。
    操,骚货,原来早就流淫水。
    江天乐用自己的食中两根手指,隔着内裤轻轻的摩擦起来。
    函函的淫水不断的流出,渐渐的打湿了江天乐的整根手指。
    江天乐毫不客气的轻轻将内裤拉在一边,然后手指就触碰到了两块嫩肉和一个小小的洞口,洞口中还在不断的冒着淫水,顺着洞口往上,有一颗小小的豆豆。
    在那小小的豆豆上轻轻的磨了一下,感觉函函的身子不断的在颤抖。
    再往上,就摸着一丝卷卷的毛,毛非常的柔软。
    江天乐用自己的食指又慢慢的往下,在那颗豆豆上面摩擦起来。
    函函的全身都滚烫起来,两瓣屁股更是紧紧的夹着江天乐的鸡巴。
    在豆豆上摩擦了几分钟,江天乐的食指又往下来到了那个小穴口,小穴口流出的淫水沾满了函函的大腿。
    江天乐的食指顺着洞口慢慢的往里面插入,一股湿湿的带着温热的感觉迅速
    的包裹住自己的整个手指。
    与此同时,函函的身体一震。
    操,原来操茓是这种感觉。
    函函小茓里面的嫩层一层一层的紧紧包裹住江在乐的手指。
    江天乐没有闲着,手指伸进去之后,又慢慢的抽出,顺着手指流出的,还有函函那淫荡的淫液。
    一边用手指操着函函的小茓,然后左手也不停着,从后将她的小内裤拉向一边,将自己那根坚挺的鸡巴完全的贴在函函的小屁股上面。
    鸡巴上马眼流出的精液沾在函函的白屁股上面。
    江天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可以这样对函函,以前也只有打打手枪,现在竟然可以把手指插进她的小茓里面,将自己的鸡巴放在她的屁股上。
    把自己的右手手指从函函的骚茓中抽出,整根手指上面都是满满的淫液,然后又将满手指的淫液涂在自己的龟头上面。
    操,自己是不是相当于间接的操了函函的骚茓。
    抹完之后,他用一只手掰开函函的屁股,将自己的鸡巴从两块屁股下面慢慢的插入,由于刚才龟头上沾满了她的淫液,所以十分顺利的通过大腿根部穿到了前面。
    右手伸到前面,将自己的龟头往上按着,刚刚能够挨着函函那骚茓的嫩肉。
    操,自己的鸡巴今天终于算是也挨着女人的逼了。
    这几十苦了自己的小弟弟呀。
    江天乐将自己的手指伸进函函的小茓里面,挖出更多的淫液,然后让他流在自己的鸡巴上,等自己鸡巴上面挂满了足够的淫液,就在她的大腿根部慢慢的抽插起来。
    函函那紧闭的双腿根部,那柔软的嫩肉就像一个小茓一样紧紧的压迫着他的鸡巴,他的鸡蛋上面青筋根根暴起,整个鸡巴坚硬得像铁一样。
    「叮,千盛百货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向后门移动。」
    江天乐正在爽的时候,公交车上突然响起了报站的消息,千盛百货正是他们此行要去的地方。
    操,妈的。
    江天乐手忙脚乱的把自己的鸡巴放回自己的裤裆,把函函的裙子放下。
    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让函函的男朋友,还是自己的哥们坏人知道。
    几个人刚一下车。
    「操,乐子,这他妈的是空调车,你咋个满脸通红。」小志说道。
    「切,鬼空调车,不通气,憋死老子了。」江天乐故意骂道。
    再看函函,正和坏人牵着手,脸上也是一片通红,不过神色间倒是非常自然,刚才的事情就像没有发生一样。
    妈蛋,江天乐第一次觉得这鬼公交开得是如此的快。
    「走吧,逛街去。」坏人说道。
    「走吧走吧,商场里面有空调,今天我就送你们一人一件礼物。」江天乐说道。
    「操。」另外几个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江天乐。
    「嘿嘿,你们不知道?哥有件事要告诉你们!」江天乐故作神秘的说道。
    「啥事,快说,不然先奸后杀。」小志吼道。
    「哥,今天中奖了。」江天乐说道。
    「中奖,操,中了好多钱。」几个人也都有买彩票。
    江天乐伸出了四根手指。
    「四百?」
    「不对。」
    「四万」
    「不对」
    「操,不会是四百万。」
    江天乐还是摇了摇头。
    「妈蛋,四千万。」坏人一脸的惊愕,嘴巴张大得都可以塞下一个鹅蛋。
    「操,不行噻,给你们看下。」江天乐得意的说道。
    几个人的脑袋一起凑上来。
    江天乐打开手机,把自己余额宝的金额展现在几人的面前。
    「1,2,3,4,5……」小志掰着自己的手指一连数了好几个零。
    「操,真是呀!妈的,乐子,你要养我一个月。」
    「操,不对,一个月不行,要养我一年。」
    「妈的,不行,要养我们三年。」
    三个损失马上高兴得大叫起来。
    「嘘。」江天乐示意几人安静下来,这太他妈的显眼了吧。
    「操,你们几个混球都是我的好哥们,老子养你们一辈子,不过拜托,兄弟大街上不要这幺大声好不好。」江天乐小声道。
    「操。」
    「走,购物去,今天乐子包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商场进发。
    第2章夜事
    今天是收获的一天,今天也是快乐的一在。
    快乐的不光是江天乐,还有其他几个人。
    坏人、小志、刚娃、函函每个人今天至少买了十几件衣服,嘴上都笑开了花。
    而江天乐也是快乐的,因为他觉得花钱原来是如此的快乐,当然今天更是因为自己在公车上摸着了函函的小茓,那更加快乐。
    当然现在最快乐的还是坏人和函函。
    今天最后,他们四个人在学校外面的公寓里面租了一间四室的房子作为他们
    活动的根据地,那学校的宿舍当然也就不再回去了。
    其中三间,小志、刚娃和乐子三人都已经入睡,只有坏人的房间里面,夜生
    活才真正的开始。
    坏人穿着一条短裢坐在床上,短裤撑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再看前面,只见函函穿着一套迷人的护士服,胸前两颗扣子大开,露出雪白
    的大半个奶子。
    下身超短的护士裙露出修长、洁白的大腿。
    函函不断的扭动着那浑身散发着淫荡气息的身子,眼中春光流露。
    「先生,请问你哪里不舒服?」函函的声音娇柔。
    「护士,我,我的鸡巴怎幺变大了?」
    「啊,先生,这是重病,得治。」
    「那麻烦护士小姐帮我看看。」
    函函慢慢的爬在床上,将自己的屁股高高的翘起,那短短的裙子根本就不能
    遮住那翘臀,两瓣洁白的屁股中间,有一条细细的红绳,那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
    的丁字裤。
    函函趴在床上,头轻轻的抬起,眼睛盯着坏人,胸口的奶子向下垂着,露出
    一片雪白,然后慢慢的朝着坏人爬去。
    「哇,先生,你的鸡巴肿得好大,这病很严重呀。」
    函函一边说,一边隔着短裤轻轻的在坏人的鸡巴上面抚摩。
    「护士小姐,求求你了。」
    函函轻轻的摇着自己的屁股,然后慢慢的将短裤褪下,随着短裤的褪下,一
    条肉棒弹射而出。
    「啊。」弹出的肉棒猛的弹在函函的脸上。
    「不乖哟。」函函媚笑着说道。
    「护士小姐,它病了,不听话。」
    「让我来教育它一下。」
    函函握着坏人的鸡巴往自己的口中送去,那一根坚挺的鸡巴就这样缓缓的进
    入函函的小口之口。
    坏人又手按着函函的头部,让她上下移动起来。
    「唔……唔……」函函嘴中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连续按了几下,坏人又手紧紧的按着函函的头部,让自己的鸡巴整根进入她
    的嘴中。
    函函的双脸渐渐的变红,一丝丝粘液从嘴巴和鸡巴的缝隙中溢出。
    「唔……啊……」
    几秒钟过后,函函受不了,双手用力的拍打着坏人的腿部。
    坏人松开双手,随着自己的鸡巴从函函的口中拨出,一丝丝粘液粘在鸡巴跟
    函函的嘴唇间。
    「病人不乖,护士要惩罚你。」函函一边嘟着脚说道,一边移动自己的屁股
    ,将自己的屁股送到坏人的面前。
    坏人一把抱住那洁白屁股,用手轻轻的提着那根藏着两片屁股间的线绳。
    「嗯……」函函发出了一声轻嗯声。
    随着绳子轻轻的摩擦,一丝丝淫液从函函的骚茓中流出。那两片薄薄的的阴
    唇被红绳勒在两边,鲜嫩欲滴。坏人伸出舌头,用嘴含住了那两片嫩肉。
    「啊……」函函发出了满足的叫声。
    坏人的另一只手又把函函的头往下按去,函函懂事的一口含住坏人的鸡巴,
    灵活的舌头不断的在鸡巴上面打转。
    坏人的嘴唇就像婴儿一样,含住函函的两片嫩肉不停的唆着,两支手轻轻的
    拍在函函那白白的屁股上。
    「啪……啪……」的轻脆声响彻整个房间。
    吮吸了一会儿,坏人松开嘴,那两片阴唇现在更加娇艳欲滴,通红如血。将
    那条细细的丁字裤绳子拨开,坏人将自己的两根手指缓慢的插进函函的骚茓。
    「啊,老公,插我……抠……」函函猛的一仰头,发出一声惊呼。
    坏人一支手从函函的衣服下面伸进去,摸着她那浑圆的奶子,另外一支手的
    两根手指狠狠的在她的骚茓里面快速的抽插着。
    「啊……爽死我了……老公……大力一点……」
    函函淫荡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啊……不行了……老公……我要来了……」
    随着函函的一声大喊,然后整个声子都绷直。一股淫液如潮水般从她的骚茓
    中喷出,喷了坏人整整一脸。
    随后函函整个人软了下来,那喷射过后的骚茓正好压在坏人的嘴上,小茓里
    面还在缓慢的流着淫水。
    坏人满脸的淫笑,侧过身子将函函转过身来,然后张开大嘴和函函吻在一起。那函函刚从小茓里面射出的淫液又全被送进她的口中。
    「唔……好香……想不到我的淫水这幺香……」函函一边用灵活的舌头在坏
    人的脸上乱舔,一边口中含混的说着。
    坏人的两支大手已经攀上函函的两个大奶上面,轻轻的捻着那两颗乳头说道
    :「妈的,骚货,你个万人骑的骚货。」
    函函的手紧紧的握住坏人的双鸡巴,说道:「我是骚货,不过我不是马人骑
    ,我只要老公一个人骑我。」
    「操,骚货,十根鸡巴都满足不了你。」
    「老公,你想人家给你戴绿帽子。」
    「妈的,骚货就是让人干的,骚茓就是让鸡巴操的。哪天让乐子他们一起来
    操你。」坏人感觉到一阵激情上涌,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两分。
    「啊……老公你好坏,今天乐子在公车子就想操人家。」函函娇喘着说道。
    「操。」
    坏人一把将函函翻过去,让她跪在床上,挺起洁白的屁股,那幽深的小茓洞
    口正对着自己的鸡巴,然后猛的朝前一冲。
    「啊……」一声满足的声音从函函的嘴中发出。
    「说,乐子今天对你怎幺了?」坏人两手扶住函函的屁股,胯下挺着鸡巴抽
    插着问道。
    「他……他今天……在公交车上把那个顶在我的屁股后面……」
    「那个是什幺?」坏人咬着牙齿问道。
    「那个是……」
    「是什幺?」坏人猛的朝前一冲,整根鸡巴都没入她的阴道。
    「是她的鸡巴。」
    「那后来呢?」
    「后来……他看我没有反应……又把伸进我的裙子里面摸我的大腿。」
    「你个骚货,被摸得是不是很爽、」
    「爽……很爽……我就想被人家摸……」
    「就只摸了两下。」
    坏人感觉自己的情欲越来越高涨,紧声问道。
    「后来……他胆子越来越大……他还用手摸到前面隔着内裤摸我的小穴,害
    得人家的小穴流了好多的水。」
    「操,骚货,贱人,你是不是被摸爽了。」
    「爽……摸得很爽……后来他看我没有反抗,越来越大胆,他还把手伸进我
    的内裤,摸在人家那隔隔的小穴上……」
    「啊……」
    坏人发出一声大吼,胯下快速的抽插起来,一直抽插了一百来下才停止,这
    一轮抽插,累得他没了力气。
    函函翻过身,让坏人躺在床上,然后用手将自己的两片嫩肉掰开,顺着坏人
    的鸡巴坐下,整根鸡巴马上没入她的阴道。
    坏人一把将她的衣服撕成两半,让那34D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函函
    身体的摆动,两个奶子不停的跳动。
    坏人一把将两个奶子抓住,问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函函一边扭动着腰肢,让坏人的鸡巴进进出出,一边
    娇喘着说道:「后来……他又将手指伸进我的小穴里面,用手指操人家……」
    「那你没反抗?」
    「没有……人家被操得好爽,流了好多的水,后来他还把人家的淫液涂在他
    的龟头上。」
    「龟头,他把鸡巴掏出来了。」
    「嗯……他把鸡巴掏出来,还把人家骚穴里面流出的淫液抹在鸡巴上……我
    的淫液好多,他抹满了整根鸡巴……」
    「然后他就把鸡巴从人家的大腿根部从后面插进来……就像你操我的穴一样
    ……人家……人家好想他操我的穴……」
    操,坏人拉着函函的奶子,将函函整个人拉下来趴在自己的胸上,然后再用
    两手紧紧的将她的两瓣屁股掰开,让整个阴户都暴露在空气中,然后大力的抽插
    起来。
    「骚货,荡货,让乐子的鸡巴操你好不好?」
    「好……老公……操我……让乐子操我……让小志操我……人家就喜欢被大
    鸡巴操」
    「操死你,一次让四根鸡巴操你。」
    「操我……十根二十根鸡巴一起操我。」
    「操你这条母狗。」
    「人家就是母狗……像操母狗一样操我。」函函整个人被操得全身无力瘫软
    在坏人的胸膛上,阴道里面冒出一股股白浆。
    「我们这阵就让他们进来操你好不好?」
    「好……现在就让他们进来操我……我要鸡巴,大鸡巴……」
    「啊」
    坏人的速度达到了顶点,然后整个腰杆绷得笔直,一股股的精液如决堤之水
    射进函函的阴道之中。
    足足射了七八秒才全部射完。
    休息了五分钟过后,两人才缓过神来。
    「函儿,刚才你答应了,明天让他们操你。」坏人说道。
    「哼,,人家才不干,人家只让你一个人操,你这个绿帽龟。」函函笑着说
    道。
    她知道坏人喜欢在操他的时候让她说一些淫荡的话,也喜欢凌辱她,不过要
    让别人操她,她还是有点不大愿意。
    最大限度也就是今天乐子那样。
    两个人在屋子里面操得欢,可是苦了外面的三个人。
    本来三个人好不容易睡着,结果坏人那里面操逼的声音,函函那淫荡的娇喘
    声早就把三个人都整醒了。
    只是三个人在三个房间里,乐子又想起白天在公交车上,自己的手指插进函
    函的骚茓里面,肉棒早就坚硬,,当下就把自己的肉棒掏出来,然后上下捋动起
    来。
    捋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江天乐又钻进了卫生间里面。
    今天回来,几个人逛了一天,又是买东西,又是租房子,大家都很热,每个
    人都洗了澡。
    果然不出所料,在卫生间的衣筐里面,江天乐找到一件函函今天穿的内裤。
    将内裤放到鼻前,一股淫秽的味道扑面而来,上面还沾着早上自己指奸函函留下
    的淫液。
    将内裤紧紧的包裹住自己的肉棒,听着函函的娇喘声,再想着上午的指奸,
    江天乐愉快的打着手枪。
    直到函函发出最后一声吼声,江天乐的满腹精液也射在函函的内裤上面,望
    着那沾满内裤的精液,江天乐也没有去清理,直接将内裤放回去,然后回房继续
    睡觉。